”“廿年成隐惠”中的“廿年”是从1927年到1949年这22年时间

简介: ”“廿年成隐惠”中的“廿年”是从1927年到1949年这22年时间,彼此都为这件事保密,无旁人知道,因为在当时情况下,一旦走漏了风声,郑位三就会遭逮捕和杀头,父

——黄麻起义前后病中的郑位三这是郑位三同志赠给我的父亲程朗如的诗照,照片正面题字是:“朗如兄留作纪念,弟郑位三敬赠”,照片的背面是他题的一首诗:“忆我流亡日,招待赖吾兄,廿年成隐惠,今是表扬时”。

诗中内容反映的背景是前辈们经历国民党的“白色恐怖”年代,而诗照本身后来由经历了几十年风雨得以保存下来。

父亲与郑位三相识在1921年,父亲在族人程海门、程栋臣合伙在汉口开设的永福庆号棉花行重庆分号管理财务,收入比一般雇员丰厚,能维持当时一家人小康生活水平,还供两个弟弟程纯如、程友如读书。

其时程友如考上省甲种工业学校,家里有人进省城读书,是很荣耀的事情。

父亲对友如这个最小的弟弟特别关心和爱护,也很尊重他与同学之间的感情,因此,把郑位三视同自己的亲弟弟一般。

此时家里还有刚长大成人的二弟程纯如,因其年龄与郑位三相仿,彼此都很合得来,程友如、程纯如、郑位三经常一起玩,晚上三人共睡一床铺,十分亲热。

郑位三在肖楚女的影响下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1922年郑位三从甲种工业学校回到黄安老家一所学校任教,程友如毕业后考入道路讲习所,后来在汉口市工务局任测量员。

大革命失败后,国民党武汉派遣军政人员来黄安“清党”、“改组”,宣布解散各级农民协会,下令通缉包括董必武、郑位三在内的92名员。

1927年9月,担任黄安代理县委书记的郑位三与陈定候在七里坪文昌宫召开县委和各区党委的活动分子会议,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和指示,拟定《黄安县委关于传达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和关于武装的指示的报告》和《黄安县委关于武装的计划》,随后领导檀树和紫云两乡农民举行“九月”,拉开了黄麻起义的序幕。

鉴于郑位三正在病中,决定派王志仁接替郑位三县委书记职务,并成立了鄂东特委统一领导黄安麻城两县的武装斗争,之后爆发了著名的“黄麻起义”。

当时的武汉是国民党势力的中心,白色恐怖笼罩江城,病中的郑位三需要找一个较安全可靠的地方休息和调养身体,于是选择到黄安永河程家厦屋我家暂住。

江、吴、程、谢四大家族集中居住在永河这一带,是封建比较稳固的地方。

其时我的祖母得了一场大病,父亲孝心重,请假回乡求医治疗并照料了一段时间。

)那是一个冬天下午,郑位三突然来到家里,几年没见,这次和以往不一样,面色苍白而消瘦,头发蓄得很深,衣服也很脏,显然是害了一场大病。

父亲让他洗了个澡,换上自己的衣裳,并把他安排在里间的夹房里休息。

父亲知道郑位三与友如在学校里都积极参加过,也听说县城出榜通缉一批人中,董必武、郑位三名居榜首,虽然他当时对革命道理并不太懂,也很少过问,但对社会的黑暗、世道不公心怀不满,对革命取同情态度。

父亲医生为人谨慎,他嘱咐郑位三千万不要出头露面,连一日三餐饭都是送到夹房里吃的。

其时正值“黄麻起义”受挫,白色恐怖笼罩黄安,病愈后的郑位三急于想与党取得联系。

恰在这时,父亲在汉口做白铁手艺的表弟徐存贤从武汉星夜赶回程家厦屋,带来程纯如的口信:武汉方面可能增兵进剿,黄安很不安全,速来武汉,三弟已另行安排了避处。

急促之中,郑位三带着父亲送给的八元大洋,趁天还没有大亮离开了程家厦屋再次来到汉口,找到在永福庆号棉花行管伙食的纯如,继而与友如相见,由友如将其送至武昌流芳岭妻兄舒少轩家。

舒少轩的父亲是当地很有名的老中医,在流芳岭开了一家中药铺,郑位三以学徒的身份在流芳岭药店暂避。

1949年,身为党的七大的郑位三,作为党的十六名正式代表之一出席了9月21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人民协商会议第一届会议。

根据郑位三身体虚弱多病的情况,党批准他回中原地区休养。

火车进入湖北境内,他远望连绵起伏的大别山,心潮澎湃,思绪万千,这是他曾经出生入死过的地方,他忘不了牺牲在这块土地上的同志和战友,忘不了当年奋起闹革命的众乡亲,忘不了在白色恐怖的日子里冒着生命危险保护党的干部的人们。

这一路上,他吟了好几首诗,这其中的一首,后来写在赠给父亲的照片的背面。

“忆我流亡日”中的“流亡日”是指黄麻起义前后他在病中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那一段时间,“招待赖吾兄”中的“赖吾兄”虽是指我父亲程朗如,实际上也包含着“赖吾嫂”的意思,因为具体的照料是我的母亲杨杏枝,后来他每与父亲谈及此事时,总是赞不绝口:“大嫂真贤惠。

”“廿年成隐惠”中的“廿年”是从1927年到1949年这22年时间,彼此都为这件事保密,无旁人知道,因为在当时情况下,一旦走漏了风声,郑位三就会遭逮捕和杀头,父亲的一家也会因为窝藏“”受到株连。

所以他认为在我家避难、养好了病所得到的这种“惠”只能算是一种“隐惠”;“今是表扬时”是指如今革命胜利了,二十多年隐秘的事不必再隐秘了,冒着极大的风险保护党的干部是值得表扬的。

虽然如此,父亲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做的,他从未向外人炫耀这一段历史,也从未将诗照给别人看。


以上是文章"

”“廿年成隐惠”中的“廿年”是从1927年到1949年这22年时间

"的内容,欢迎阅读桂林日常的其它文章